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发现妈妈偷情
发现妈妈偷情

发现妈妈偷情

回到家,我从冰箱里拿了瓶可乐就坐在沙发上自顾自大口喝起来。-
  「颖姐我要用一下洗手间。」-
  Lucas对正在换鞋的妈妈说道。-
  “又不是第一次来家里,上个厕所都要说,没事找事。”
-  我在心里嘀咕着,我现在对Lucas没一点好感。
-  「哦!」
-  妈妈应了一声,但马上像想到什么似得,小脸一红说「Lucas你小便的时候可要小心点,你上次来我们家小便,弄得马桶沿上都是你……你的……尿。人家没注意坐下来……脏死了。」-
  「你小便的时候有点方向感就好了……哈哈」妈妈又笑着补充道,样子很暧昧。-
  「颖姐,你这可是冤枉我啦!我已经很小心地控制方向了,每次我的……我的……都对的很准了。」-
  Lucas报以更加暧昧的笑容。-
  「对的准怎么还弄得马桶沿上都是啊!我才不信呢!」
-  「不信?不信就来看啊!」-
  「看……看就看,谁……怕……谁啊!」-
  妈妈的声音很轻,偷偷地看了我一眼。悄悄和Lucas向二楼走去。-
  我装作什么也没听见,仍旧大口的喝着饮料。见两人上了楼,放下瓶子,也悄悄地跟了上去,我倒要看个究竟。-
  Lucas进了厕所,当着妈妈的面就把他那巨大的黑鸡巴掏了出来。虽然还是软的却已有二十厘米长,乌黑发亮,粗细绝不亚于妈妈的手腕。如小拳般的龟头,长长的马眼。青筋暴露看得着实吓人。
-  妈妈也是被Lucas雄伟的阳具吓了一跳,满脸通红,心跳加快,一时没了言语。半天才回过神来「啊!这么大啊!」-
  Lucas一脸的得意,一道粗大有力的水柱从马眼里射了出来,打在马桶里哗哗作响,在巨大的冲击力下,溅起许多尿水,马桶沿上湿漉漉的。-
  妈妈看着Lucas雄伟的阳具,有力的尿柱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。她何尝看过如此硕大的鸡巴,自己老公的阴茎在Lucas的阳具面前,就好想是个未发育的小孩子。而那惊人的尿柱也是妈妈从未见过的,原来小便还能这么有力。
-  妈妈彻底被Lucas伟岸的雄性特征所征服了。痴痴地盯着Lucas的大鸡巴,目光中露出饥渴的神情。-
  小完便Lucas故意甩了甩硕大的鸡巴「颖姐,我没说错吧!不是我不小心,实在是我的小便太有力了」「啊!就算你对了,不理你了,我去换衣服了。」
-  妈妈仿佛如梦初醒,语无伦次地回答道,说完红着脸向自己的卧室跑去。-
  Lucas把鸡巴塞回裤子里,一脸坏笑,手也不洗,就跟进了妈妈的卧室。-
  他要干什么!我也紧随其后,从卧室的门缝里往里看。-
  妈妈正在换衣服,脱掉那件大V领的小礼服,露出雪白的后背。从后面看去,都能看到大奶子的外沿。「人家在换衣服,你进来干什么?色狼……」
-  「我的都给你看了,来看看你的怎么了啊?」-
  Lucas厚颜无耻地说道。
-  「谁要看你了,你自己给人看的,看了白看,呵呵」妈妈咯咯一笑,套上一条居家长裙,仍旧没带胸罩,转过身来。两个硕大的乳头,在薄薄的布料下一览无余。
-  「颖姐的身材真棒啊,不比电视里的模特差多少……」
-  Lucas盯着妈妈诱人的身体,口花花。
-  「就你嘴巴甜,我去给你们做晚饭了。」
-  「其实看着颖姐我就饱了,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作秀色可餐嘛!我有个小小的要求……不知道颖姐肯答应吗?」
-  Lucas故意欲言又止。
-  「要求,什么要求啊?」-
  「颖姐先说答应不答应,答应我再说。」-
  Lucas一脸暧昧。
-  「好好,我答应你,现在总可说了吧……真是的,什么要求这么神秘啊。」
-  妈妈有点期待。-
  「颖姐能不能把我送你的那条开裆内裤,穿起来让我欣赏一下呢?」-
  Lucas故意吧‘开裆’二字加了重音。
-  「啊!这……这……太羞人了。」
-  妈妈被Lucas大胆的要求羞红了脸,但犹豫了一会竟然同意了,眼神中还流露出兴奋的神情。
-  妈妈娇躯微蹲,双手伸进裙内,露出雪白的大腿,将原来那件丁字裤缓缓脱至膝盖,期间隐约能看到大腿根处漆黑的阴毛。妈妈稍作停顿,又轻抬玉腿将内裤整条脱下。
-  Lucas看得两眼发光,急忙将那条新买的开裆丁字裤递上。双眼紧紧盯着妈妈的下体不放。
-  妈妈一脸的娇羞,在Lucas色欲的目光的注视下,将那条开裆丁字裤穿上。「好了,穿好了,我要去做饭了。」
-  妈妈撒娇似的说道,故意要走。-
  「啊!别啊,颖姐我还没看仔细呢!」
-  Lucas当然不甘就这么放妈妈走。
-  「那你还要看多仔细才罢休啊,别用那么色的眼看着我好不!人家会害羞的。」-
  妈妈显得明知故问。
-  Lucas并不言语,慢慢靠上前去,竟揽着妈妈的小腰将妈妈抱了起来,把妈妈的娇躯放在梳妆台上。
-  妈妈也是一阵紧张。-
  Lucas依旧不语,一双毛茸茸的大手,贴着妈妈雪白的大腿,往上摸去,将妈妈的裙摆撩到腰间,接着分开妈妈的双腿。
-  「啊!」-
  妈妈被Lucas大胆的举动吓了一条,不禁失声低叫。-
  妈妈的大屁股坐在梳妆台上,裙子被潦倒腰间,两腿大大的分开,下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。而诱人的私处更是透过开裆丁字裤的开口露了出来,两片肥厚粉嫩的阴唇向外翻着。小穴洞口大开,连里面鲜红的褶皱都能看到。而浓密的阴毛更是肆无忌惮地从开裆处伸出来。-
  妈妈就这么在一个强壮的纯种黑人面前,露出女人最神秘,最羞耻的私处。
-  像是一头发情的母马,在勾引雄健的种马。
-  这血脉喷张的场面也让Lucas激动不已,毛茸茸的大手,沿着妈妈的大腿内侧向私处进发,两眼露出燃烧的欲火。
-  眼见就要碰到妈妈粉红色的阴唇了,妈妈的脸上也显出一种莫名的期待。
-  「小帆,爸爸回来了,人呢?」-
  天哪,楼下突然传来爸爸的声音,爸爸下班回家了。
-  我赶紧跑下楼去,「爸爸你回来啦,我在这呢。」-
  很快Lucas和妈妈也下了楼,妈妈脸上有明显的潮红。
-  「老师你回来啦」Lucas和爸爸打招呼。
-  「啊!Lucas你也在啊。正好晚上陪我喝几杯。」
-  爸爸看到自己的学生显得很高兴。但他万万想不到刚才卧室里发生的那一幕。-
  晚餐上,爸爸兴致很高,和Lucas喝了不少酒,我也跟着喝了一些,人有些醉意。
-  「都说了,小孩子别喝酒了。你看醉了吧。」-
  妈妈看着我红红的脸颊说。
-  「哈哈,没事。小帆怎么说也是个小男子汉了,喝点酒有什么关系啊。倒是我上了年纪酒量越来越不行了,头晕晕的。对了Lucas,现在时候也不早了,今晚就住在这里吧。」
-  爸爸带着醉意说道。
-  又在客厅里聊了会天,爸爸就回房休息了。我也借口说自已经醉了,回到卧室。客厅就剩下妈妈和Lucas了。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-
  我当然没有真醉,我还得监督Lucas这头色狼呢。
-  「颖姐,你知道你身体哪个部位最诱人吗?」
-  Lucas借着酒意,色迷迷地看着妈妈。
-  「呵呵,你说我哪里最诱人啊。」-
  妈妈继续看电视,眼神有些迷离。-
  「臀部!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颖姐的大屁股更诱人的东西了。」-
  说着毛茸茸的大手贴在妈妈的翘臀上,隔着半透明的长裙摩挲起来。
-  「不害臊,人家屁股诱人,你就乱摸啊!」-
  妈妈故作娇羞。
-  「诱人的大屁股不给男人摸,还用来做什么啊?谁叫颖姐这么性感啊。我不但要摸颖姐的屁股,还要摸颖姐的……」-
  Lucas说着,大黑手伸向妈妈的胸前,用粗壮的指头揉捏妈妈凸起的奶头。-
  「啊!你坏死了。你杨老师就在楼上……」
-  妈妈嘴里虽这么说,但并没有阻止Lucas对自己乳头的侵犯。
-  「杨老师喝醉了,睡着了,听不到。」-
  Lucas一脸淫笑。-
  「听不到,你就乱来啊,你就欺负我啊!」-
  妈妈撒娇似的推开Lucas的大手,站起身,故意躲开Lucas。
-  「我哪敢欺负颖姐啊,我疼你还来不及呢!颖姐让我好好疼你好吗?」-
  说着Lucas也站起身来,贴上前去,把妈妈逼到茶几边。
-  妈妈就像是被恶狼逼到角落里无处可逃的小兔子,但眼神里却没有被捕食的恐惧,而是一种莫名的兴奋与期待。-
  「颖姐,你好美啊!」
-  Lucas在酒精的刺激下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欲,一把将妈妈揽入怀中。满口酒气的大嘴在妈妈的俏脸上狂热的吸允着,有力的舌头撬开牙关,在妈妈的口腔内舔食着香甜的汁液。
-  妈妈被Lucas吻得喘不过气来「啊……啊……Lucas别这样……别这样……真的不行的……你杨老师还在楼上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喘不过起来了……」-
  「没事的,杨老师早睡着了。颖姐,你太美了,我爱你,你就给我吧。我想你想得快疯了。」-
  Lucas沿着妈妈的脸颊,一直吻到妈妈的雪白的脖子。一双大手在妈妈的翘臀上使劲的揉捏着。
-  「啊……啊……Lucas你轻点,人家的……屁股都被你捏疼了……」-
  妈妈呻吟着。-
  「谁叫叫颖姐的大屁股这么撩人,我要把颖姐的大屁股揉出水来,捏出汁来……」
-  Lucas一把将妈妈抱到茶几上,隔着睡裙一口含住妈妈早已发硬的奶头,婴儿般的吸允起来。双手更是伸进裙内,在妈妈的下体乱摸。
-  上下受袭,妈妈早已难以自己「啊……啊……Lucas你慢点……慢点……人家乳头都被你吸疼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手别乱摸啊……啊……」-
  Lucas解开妈妈长裙最上面的扣子,把妈妈的大奶子露了出来,大嘴吃着妈妈的左边的奶子,手也不闲着,一手揉捏妈妈的右乳,一手玩弄起妈妈的私处。
-  妈妈的大奶子被揉捏得变了型,雪白的嫩肉从Lucas大手的指缝中挤出。-
  敏感的阴蒂也被Lucas玩弄得勃起,淫水四溢。
-  玩的兴起,Lucas一把将自己的早已硬如铁棒的大鸡巴掏了出来,抓过妈妈的小手握在上面。
-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大……好烫啊……」-
  握着Lucas巨大的阳物,妈妈情不自禁地说道。
-  Lucas愈发得意,沾着妈妈的淫水,粗大的中指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,在里面扣挖起来。-
  「啊……别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……受不了……啊啊……」
-  妈妈被Lucas的手指玩弄得淫水泛滥,小穴分泌出来的汁液,都流到了茶几上。
-  「啊!颖姐,你可真骚,没弄几下,就出了这么多水。来,用力撸我鸡巴,等会爽死你。」
-  「啊……这么多水,还不是让你欺负的,你别玩我了……快给我吧……我要……要……」
-  妈妈很听话,卖力地套弄着Lucas的大鸡巴。-
  「要?你要什么啊?」-
  Lucas明知故问,粗壮的中指继续在妈妈的小穴内进出。
-  「嗯……人家说不出口……太羞人……你就别欺负我了……给我吧……我要……啊啊……」-
  妈妈发情似的呻吟,小手紧紧得抓住Lucas的大鸡巴。-
  「你到底要什么啊?不说不给,说了就给。」
-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你太坏了,就知道欺负人……人家要……要……你的大鸡巴啦……」
-  「我的鸡巴比杨老师的大吗?」-
  「大……大……大一千倍,大一万倍。快给我吧。」-
  Lucas也早已冲动难耐,举起粗大的阳物,通过妈妈的开裆丁字裤就往湿漉漉的小穴里顶。
-  「啊……啊……太大了……疼……疼……你慢点……」-
  Lucas的大鸡巴在前进的过程中受到了阻碍,妈妈的小穴和黑人的阳物显然不是同一尺寸的。
-  「颖姐你的小穴好紧啊,夹得我的鸡巴好爽啊!我慢点就是了。」-
  Lucas放慢了挺进的速度,又把妈妈大腿打得更开。-
  「啊……碰到子宫了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」
-  Lucas的黑鸡巴才顶进去一半,龟头就碰到了妈妈的子宫。-
  「杨老师有顶到子宫吗?」-
  Lucas兴奋地问道。
-  「他才没有……啊……慢点……」-
  妈妈呻吟着。
-  「哈,那就让我来干干颖姐处女的子宫吧……哈哈」Lucas满脸征服的骄傲。用力一挺腰,二十几厘米长的大鸡巴整条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,而硕大的龟头更是顶进了妈妈未经人事的子宫里。-
  猛烈的抽插开始了。Lucas用双臂固定住妈妈的娇躯,强壮的腰部有力地挺动着。乌黑发亮的大鸡巴在妈妈粉嫩小穴里急速的进出,两片肥厚的阴唇随着阳具的拔出而向外翻起,Lucas饱满的阴囊不断撞击着妈妈的臀部,啪啪做响。马眼的分泌物混着小穴里流出的淫水把妈妈的开裆丁字裤都湿透了。汁液顺着雪白的大腿滴到地上。
-  「颖姐怎么样,我干的你爽吗?比杨老师强多了吧!」
-  Lucas喘着粗气。-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别提他了。Lucas你好棒啊……你干的我好爽……啊……爽……」
-  妈妈被干的腰肢乱颤。
-  「爽了就要叫老公。谁是颖姐的老公啊!」-
  「老公……老公……Lucas是我的老公……老公干得我好爽……老公用力干……干我……」
-  妈妈双眼迷离,满脸潮红,极度兴奋。-
  Lucas听得兴起,一把将妈妈抱起,托着妈妈的大屁股,在客厅里边走边干。-
  「啊……啊……Lucas你好棒啊……」-
  妈妈哪经过这场面。
-  「Lucas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你下下都干……干……到人家子宫里,人家的子宫还是处女呢……啊……」
-  「我就喜欢干处女,就喜欢操你的子宫,我要干爆你的子宫。」
-  Lucas狂乱的顶动腰身。身上的妈妈一起一伏,被操得浑身是汗。-
  Lucas抱着妈妈操累了,又把妈妈放到沙发上,让妈妈像狗一样跪在沙发上,大屁股高高翘起。Lucas不急于插入,而是用大龟头在妈妈早已被干得红肿的穴口摩擦。-
  妈妈空虚难耐「老公……好老公……亲老公……给我吧……快把你的大鸡巴给我吧……干我啊……操我啊……」
-  Lucas用龟头刺激着妈妈勃起的阴蒂「颖姐真是个大骚货,停一会你就受不了了。」
-  「在老公面前我就是骚货……好老公快干我这骚货吧……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我这大骚货吧……」-
  妈妈卖力的扭动着大屁股,性欲让她忘记了一切羞耻。
-  「你何止骚,你简直就是头发情的母狗,一条披着高贵外衣的母狗,脱去外衣你就是条彻头彻尾的母狗……」
-  Lucas故意羞辱着妈妈,他要彻底征服妈妈,他要让妈妈沦为他的性奴,他所做的一些都是有目的有计划的。可恶的Lucas。-
  「啊……我是母狗……我是老公的母狗……只要老公操我……我什么都愿意干……」-
  妈妈被性欲冲昏了头脑,说出不堪入耳、淫荡无比的话。
-  「好,就让老公用铁棍好好教训教训你条发情的母狗……」-
  Lucas目的达到,把大鸡巴再一次顶进了妈妈的小穴里。从后面操了起来。-
  Lucas手搭在妈妈的腰间,胯部不停的冲击着妈妈的下体,剧烈的抽插搅拌着淫水,发出吱吱的响声。每一次大鸡巴的拔出都能带出无数淫水拉成的丝。
-  Lucas一边干着妈妈的小穴,一边用力地去摸妈妈的大奶子,揉捏妈妈坚硬的乳头。在Lucas这非洲猛男面前,妈妈就好想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猎物。
-  「啊……啊……我来了……要去了……要去了……啊啊……」
-  在Lucas剧烈的冲击下,很快妈妈就高潮了,淫水流的沙发上都湿了。
-  「啊……干死你个骚货……操死你这条淫贱的母狗……老子要日穿你的子宫……啊啊……」-
  伴随着一整愤怒的咒骂,Lucas也射了,一股滚烫的浓精,全都涌入了妈妈的子宫。
-  「啊……好烫啊……」-
  妈妈弥留似的呻吟着,享受着Lucas精液的滋润。